愣是被本人的口水给呛住了 当中一人走到身边 暖暖的日光穿过玻璃射出去 等了一度钟头也没有公交车通过 竹屋和里面的所有风物都没有被伤到半分